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窑洞画派创始人刘武宏彩墨画作品艺术馆

欢迎真城的朋友来画家艺术馆做客.以书画 诗 文 摄影交友 品茶.交流

 
 
 

日志

 
 
关于我

刘武宏简介:作品从70年代入选全国美展并多次获奖。1996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画展,中央电视台《美术星空》特作专题报道。2001年被授予“新世纪文化创作风采人物”。2010年作品入选由文化部艺术人才中心修编的大型文献特辑《古今画坛名家与名画》,2011年4月应央视艺术人生邀请作客演播室特做专题报道,作品《延安颂》《中华腾飞》《黄河乾坤》收藏国务院,2011年作品入选《九十年九大家》作品专辑。2011年4月作品《源泉》《旭日东升》入选建党九十周年百名艺术名家书画艺术全球巡回展。

网易考拉推荐

2011年07月31日 陕北窑洞文化的歌手 文 马章乘  

2011-07-31 06:41:15|  分类: 艺术人生(图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上)

 

牲畜、柳树多处于“点景”的地位,比例虽小,分量却十分重要,寥寥数笔,尽得其妙,堪称点睛之笔。所谓丈山尺树寸马豆人,不深求而自立,任我意而为之。<?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从题材的角度讲,他心无旁骛地“专注”于陕北黄土地;从创作主体的角度讲,他一生“醉心”于陕北窑洞文化的表现。窑洞文化是刘武宏的精神家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饱经人生沧桑和文事波澜之后,刘武宏有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发现,或者说重新确认:陕北是理想的人生和艺术归宿之地。郑板桥著名的《竹石》题画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这首诗十分契合刘武宏的心意,黄土高原的地形千变万化,相貌朴实无华,确为艺苑素材之珍宝,瞩目皆是诗情画意,随手拾取入纸,即可引人入胜。陕北大地是艺术家灵感的源泉,一触即发,一发不可收拾。庄周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只是未见其人未得其时,在适当的时候遇上适当的人就会充分展现其深藏其中之美了。

 

浩然与飘逸 两气相交融

 

人是有力的、自信的,充溢着改造自然的意趣和人定胜天的豪情;同时,自然又是与人相亲相善的,在某种对立冲突中总是实现着统一与和谐。人与自然相得成趣,人与人用心交流而传真情,牧歌若闻,谈天如诉,沁人心脾,开人心窍。刘武宏的作品展开了农民的精神空间,袒露了农人的天性和天籁。通过窑洞谱成了新时代陕北农家生活的和谐旋律,耳旁聆听那传唱不绝的陕北民歌。

这里透露出刘武宏胸中的气,既有磅礴天地的浩然之气,又有清风灵泉般的飘逸之气,两种气相激相融,铸就了刘武宏画作的不同气象、境界和风格。

他的画作的内容用文字来概括无非是一天一地,但艺术家以博大胸襟来囊括这大自然,又把无垠丘壑纳入胸中,变化的时间与恒定的空间相交相融,气象万千。

 

诗心作画 意境悠远

 

刘武宏先生把陕北诗情、泥土画意,作为毕生创作的主题。山水风景画,不是自然现象的描写,而是诗人心灵的表现。郭若虚云:“本自心愿,想成形迹,迹与心合,是之为印。”(《图画见闻志,论气韵非师》)。“现实是艺术的生命,诗心是作品的灵魂。”刘武宏把绘画作为自己的艺术生命,是他觉得中国画是最能表现他对陕北的情意,浓墨重彩写意手法,更能贴切地表现陕北黄土地以及黄河流域壮阔的自然景色和人文景观。

在大山深处,聚居着与土疙瘩相依为命的鹤发银须的老人,迈着矫健的步伐,不断地寻觅、不断地沉思,好像对陕北这片黄土地背负着一种责任感——如何利用手中的画笔把这块黄土地的窑洞文化表现的更充分些儿。他对大自然、对生活充满激情。刘武宏最富有画家形象,诗人气质。他拿起画笔,深入生活,以诗人的眼光观察世界,以诗人的情怀拥抱大自然,以诗人的心讴歌陕北,并在陕北黄土高坡、沟壑、窑洞、柳树等中发掘出不尽的诗意。他从黄土地上劳动者的步履、背影、休憩与劳作中,体悟出浓浓的诗情。对于刘武宏来说,似乎“世间一切皆为诗”,他自己说他的每幅画就是一首诗。著名诗人忽培元看到他的画后,给他的画配上了几十首诗。他是用画笔来作诗,他说,“这种感觉每次拿起画笔,就激动不已,总是表达不完他内心诗的世界。”诗兴是他创作的起因,使画家技痒,欲罢不能;诗兴是他创作构思的催化剂和酵母,使画家浮想联翩,思接千载,视通万里;诗兴催发他酝酿胸中绘画意象,形成创造艺术意境的核心。他以诗人的方式对待绘画创作,他的绘画语言如诗一样凝练、精警、隽永,长于抒情;他的绘画形式如诗一样富于韵律感、节奏感,意蕴深厚。他以诗人之心咏叹世界人生。正如刘武宏所言:“诗心才是作品的灵魂。”忘我的境界是真诗的境界。画家在忘我的状态之中物我交融,才能画出“与山川神遇而迹化”的图景。

 

意象表达 画境升华

 

中国画的造型原则,既不是纯客观地自然主义的如实描写,也不是纯主观的笔墨游戏,而是基于审美理想的对于客观物象的再造,即意象造型。刘武宏笔下的窑洞、黄土高坡、柳树都带有浓浓的情感特征,都是意象。无论画幅大小,很小的窑洞在画幅中是光辉夺目,以黄土高坡的厚重喻拟着陕北农民敦厚、勤奋、朴实的生活,而画面中大小不同的柳树是喻拟着生命之源——水流之处。陕北黄土高坡,是一个缺水的地方,年降雨量只有中原和沿海地区的三分之一,水源对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是极其珍贵的,甚至是生命。柳树性温顺,喜水,柳与水常相伴。所以有柳树的地方,便是水的源泉,柳树是寻找水源的路标。刘武宏把窑洞、黄土高坡和柳树三者元素的描写拟人化了,并通过这些元素表现窑洞文化,表达自己对生活在陕北窑洞里的人们的深情厚谊。他常常用手抚摸那善良、柔情的陕北柳,总是激动、兴奋不已,总能激起他无尽的创作灵感。他的《牧歌》,大地无限延伸,消失在幽玄的天际,让你体味天地之悠、,时空之无限、牧歌之悠远清旷,又让你感叹世之沧桑。

他把窑洞文化作为营造意境、进行艺术创作的中心、重心、核心,把自然风光人格化,艺术超越画面的具象而获得丰富的象征意义,这是艺术创作的至境。他的画作给予我们一种深厚的、博大的、奇幽而空灵的意象,可以说,他在整体上把黄河中上游、陕北的黄土高原人格化了,而画面中的窑洞便是心灵的窗口——眼睛。

他的作品往往都有新颖而意蕴深厚的意境。他是一个善于开辟新洲、把读者带进新的精神领域的艺术家。通过意象表达,使之画境升华。

刘武宏的《牧歌》、《天空》、《沃地无垠》、《高天厚地》等作品的境界都有一种空间上的渺远无垠,时间上的悠远无限,引领你做哲学的深思、远游,让你体认艺术家超越万象、回归纯朴自然宁静精神家园的追求。这种文化内涵,正是现代人渴望回归大自然,寻求超脱人类异化之境,追求精神解脱与精神慰藉的境界。

浑融一体的大自然会因每人的发现不同而具有内涵的多义性,因而艺术的内涵,会永远比欣赏者解说出来的含义多。画家信赖受众的“兴会”与“发现”的能力,因而不必耳提面命,让读者自己去发现意义吧,这更具有诱惑力。刘武宏的许多作品只可意会难以言传,这不仅是因为他常以直觉的方式感悟生活,而且在他的心灵深处内涵着许多陕北窑洞、黄土、柳树,陕北民歌的那种朦胧的、潜意识的诗情画意。

 

此中有真意 欲辩已忘言

 

李可染说:“没有一个大艺术家是不追求深厚的。”刘武宏运用的艺术语言造型概括、基调深厚,所表达的情感真挚动人,画面蕴涵着艺术家的睿智和心灵的光辉,在精神与哲理中获得人与自然的高度统一。传统的“画品即是人品”的说法,也是创作最高境界的一种表达,同时也是一种精神追求,生命追求和人格追求的过程。他把创作作为赋予生命的一种境界,滋养、深化着人格、人品的成熟。他在深化着自己艺术的同时,也深化着自己对时代、对人生的担当。他深刻理解传统艺术的内在生命活力并从中获得独立的信念和力量,他深信大自然的博大、传统和精深,生活的纯粹、生命的永恒。刘武宏在创作中竭力保持艺术的纯粹性,保持艺术的时代性,保持艺术的境界,力图以艺术的纯粹之美,唤起人们的文化感受,给人以睿智、坚毅、高尚和文明,使人们产生真正的文化意识、生存意识和一种生命状态的追求。他沉浸在若有所思、若有所得,沉浸在“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的淡淡的、持久的领悟中。他创作的积累方式,不是强制式、密集式的,而是在平静的、自由自在的生活中,像渔翁垂钓一样耐心地含咏着“此中真意”。他是生活在创作中,他的生活方式与创作方式显得完全一致。他的创作个性的稳定沉实来自他对生命的挚爱、崇敬,来自内心世界的表达和内在生命韵律的谐振,浸染着生命力的鲜活和生动。因此,他的创作既使人激昂奋发,又使人宁静致远。在这种创作心态下,他对陕北黄土地越是迷恋,就越深深地认识、感受到个人的理解力、感受力和创造力的肤浅。在这种执著的追求中,他真正更拥有的是自己特有的境界和独立的声音。他心里积淀着一个民族久远的文化历史——窑洞文化,时时从自身生活的感受和生命的体验中汲取灵感和诗意,又以极大的情感灌注着他内心深处珍藏的艺术的“底影”,并且不断地润色与“打磨”,使它自然地凸显起来。因此他的作品更多的是自我交谈,是他与窑洞的内心“对话”。

人长期生活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中,必经与自然发生亲情,这是人类的自然属性。人往往以情观物,从而自然便成为审美的对象,经过艺术表现,便构成了艺术作品。刘武宏站在陕北窑头的黄土高坡上,登高而呼之声音,与高亢的陕北民歌融为一体,这是陕北窑洞文化状态的呈现,是久远的历史的回响。武宏先生的山水画艺术,恰恰体现的是个体对特定地域环境的纯真情怀。画家刘武宏从情感上贴近了陕北窑洞生活,从而突破了传统美术在内容、题材、情调上的单一和贫乏,许多从来不曾入画的生活场景开始出现在他的作品中。他手持画具像个朝拜的虔诚圣徒,一个人踽踽独行。他无数次步量过苍茫而又壮观的陕北黄土高坡,穿越巍巍莽莽的黄河,他对生活在窑洞的人们,对黄土高原上的风土人情的向往,转换成他丰富的阅历和积累的库存。他陶醉在神秘莫测、充满豪放派诗意的大自然中,用艺术这特殊的语言向人们娓娓道来那充满了力与美相和谐的地方,创作出一幅幅无尽魅力的佳作。

翻开《刘武宏画集全集》,迎面而来的是陕北一望无垠、苍莽浑朴的黄土地,加之画面中间的窑洞,窑洞甚至质朴得有点近呼原始,然而却并不单调,而是那样内涵丰富、蕴蓄不尽、生意盎然,令人生天高地迥、岁月悠悠之想。《地久天长》、《高天厚地》、《苍茫大地》、《窑洞情深》、《陕北人家》、《无尘》等等,虽然同时取材于黄土高坡,却又是那样千变万化,每一幅都自由个性,绝不类同。一幅幅作品引起我心弦的跳动、情感的共鸣,是在那笔韵墨彩之间作了一次艺术的漫游。

巴黎市郊美丽如画的巴比松村,是法国19世纪巴比松画派的诞生地。在这个饱含诗情画意的小村落里,能够追寻到米勒、卡米尔、柯罗等巴比松画派美术大师们的绘画中常见的阳光、田野、教堂和房舍,以及正在辛勤劳作的朴实的乡民,这是巴比松画派大师们创作灵感的源泉。刘武宏善于运用艺术语言歌颂大自然永恒的美,描绘陕北窑洞、黄土高坡、柳树、田畴、山川等变幻不定的阳光和云彩;刻画他所熟悉和热爱的勤劳朴实居住在窑洞里的陕北农民的风雨历程,生活中的欢乐、艰辛、理想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这同米勒、柯罗的作品和画风又是那么的相像。

刘武宏创作时感情十分投入,好像他的作品不是用笔画出,而是以整个心灵魂魄凝结而成,是对陕北黄土地的挚爱的自然流露,对心灵美感的委婉倾吐,是主体与客体的统一,是人生与自然的拥抱,更是刘武宏艺术生命的底蕴所在。

刘武宏不仅善于在熟悉而平凡的生活中发掘美,而且善于运用自己的艺术语言和相应的笔墨去表现美、深化美。那么他的独到之处何在呢?其一,强调艺术的独创性。他的山水画从不自我重复,更不愿人云亦云,而是把每幅画都当成一次新的创作,力求有所发现和创造。歌颂自然,赞美土地。善于作大画,善于表现黄土高坡的厚度、广度和深度,作品气势磅礴、雄浑苍茫;他把银装素裹、纯洁静穆的雪山寓意为《无尘》,把巍峨壮阔、气象万千的山川赞美为《一碧万顷无垠》等,其构思立意、笔墨技法、意境烘托,包括点睛的标题,都很富有创造性。有时即使是描绘同一个地方,也能各有千秋而无雷同之感;其二,创立窑洞画派。围绕窑洞这一主题,重点描绘陕北黄土高坡的大场面大气势,来烘托窑洞民居生活,注重以内在纯朴、厚道、善良、亲切的陕北农民的真情感染人,不以外表出奇取胜;立足陕北,深挖窑洞文化,致力追求地方色彩的表现。鲁迅先生说过:“艺术必经有地方色彩,庶不至于千篇一律。有地方色彩的,倒容易成为世界的。”刘武宏先生对此深有所悟,所以一头扎进陕北,竭力表现窑洞、黄土高坡得天独厚的神柔,其形象的创造多有具体的速写为依据,同时还要靠观察的感受和记忆,以便从总体上对形象进行把握;其三,武宏先生弹奏的是我们新时代的乐曲,而不是旧时的田园牧歌。他虽然喜爱王维、孟浩然、陶渊明的诗,但是他也崇拜石鲁、米勒、卢索的画,并从他们优秀的诗画中汲取营养,但是洋溢在他自己山水画中的诗情画意却完全是源于新时代的现实生活,是对生活、对劳动、对自然的赞歌。还值得特别提及的是,武宏先生在山水画中热爱陕北的感情与热爱祖国的感情是统一的。他的山水画中的诗情画意和审美情趣,与当今世界人们的情感需要也是息息相通的。第四,是凸显人与自然的和谐美。他的绘画作品中表现了自然与生命的真正契合;五、诗心作画。作品中诗意盎然,他以绘画的形式来抒发诗人的情怀;六、中西绘画技法和文化的成功结合。传统的民族绘画由于严重脱离现实而日趋衰落,来自西方的油画也因一味步洋人的后尘而丧失了创造,而他却取其二者之长,既借鉴了我国山水画注重意境创造的传统和巨幅画的散点透视方法,又吸收了西洋绘画的色彩表现手法和焦点透视方法,寻找了一个中西合璧的成功之路,并且表现得炉火纯青,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同时生动地反映出我国当代人日益走向现代精神文明的心灵呼唤,能够与那些久居嘈杂大城市的人们渴望宁静、返璞归真、回归自然、乞求寻找一块空旷辽远之地的愿望相接轨。

分析一幅画要从社会背景、地域特色、文化传统以及绘画发展历程等方面进行研究,法国大批评家丹纳在他的《艺术哲学》这本名著中,曾通过许多艺术家的作品分析,向我们揭示了种族、环境、时代三大元素对一个艺术家的创作成就和个人风格形成所起的重要作用。正如我国人们常说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和“南橘北枳”全在水土之异。刘武宏的艺术同样离不开他所处的时代和具体的社会环境,离不开我国的山水画发展趋势,乃至于当时整个美术创作的导向,离不开他个人主客观方面的因素,尤其离不开养育他、令他朝朝暮暮魂系梦绕的陕北窑洞、黄土高坡。可以说,正是这一特定的生活土壤,哺育了他的成长,也给他的艺术创作和心灵个性以深刻的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